金钱龟价值
实验数据证明:金钱龟能直接抑制癌细胞
来源: | 作者:惠州李艺金钱龟生态发展有限公司 | 发布时间: 2016-09-26 | 436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前言

    唐代孙思邈有言:“安身之本,必须于食,不知食疗者,不足以全生”。饮食与健康关系之密切无需赘述,而在癌症的发病方面体现得尤为突出。有专家指出,中国人三分之一的癌症是吃出来的,不健康的饮食习惯催生了越来越多的癌症患者。癌症是吃出来的,那能不能把它“吃”回去?

    癌症,是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最大元凶。据我国相关权威机构的统计,每年我国因癌症致死的人数已超300万人,平均每分钟就有6人确诊为癌症,且每年都有上升趋势,呈现年轻化趋势。在中国医学界,一直在探索治疗癌症的手段,其中金钱龟对于防癌抗癌的功效研究,一直是备受瞩目的焦点。那么金钱龟的防癌抗癌效果到底如何呢? 

癌症预防胜于治疗

    平日里注重身体健康和预防疾病,远比当身体不适再去治疗更重要!很多人以为,只要没生病,就代表自己身体健康,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。事实上,每个人身上都潜伏者各种病原体,当我们的抵抗力不足以抑制他们的时候,我们就会生病,癌症肿瘤也不例外。没病≠健康,因此我们要更注重的是疾病的预防。从古至今,我国民间均有食用金钱龟作为预防癌症、治疗癌症的的记载。 国家863科学计划项目子课题实验数据证明,金钱龟能直接抑制癌细胞。使金钱龟能防癌抗癌这个在《黄帝内经》、《本草纲目》等古代医书上的医方与民间传说有了新的科学数据证明。

金钱龟在传统医学界的运用

传统医学观点

    我国民间喜用金钱龟作为保健养颜、防治肿瘤、长寿健体的主药之一,应用于多种癌症患者的术后康复  。

现代中医观点

    现代中医也用金钱龟板作为改善体质、养阴、清热、解毒、益肾、养颜的方剂。现代医学实验也证明,金钱龟具有去湿解毒、防癌抗癌、益肝润肺、益阴补血等功效,可治劳瘵骨蒸、久咳咯血、血痢、痔血、筋骨疼痛等病症。

食用金钱龟治疗癌症案例

案例一

    我们国内最早养金钱龟的是温老,其夫人1962年检查出患有乳腺癌,做了手术后,医生建议她买金钱龟食用作为辅助治疗。温老买了一批金钱龟给温夫人食用,坚持很长一段时候后温夫人竟然完全康复了,是金钱龟给了她第二生命!当时家里还剩余6只金钱龟,温老就把剩下的金钱龟放在家里厨房养,平时做饭有鱼头鱼尾或者内脏就扔一点给金钱龟吃,一年下来金钱龟体重增长了几两。温老就是这样无意中发现养金钱龟是一件很简单轻松的事情,于是温老从事了金钱龟的养殖,成为金钱龟养殖第一人。

案例二

    广州芳村的刘先生儿子感觉肺部不适,去医院检查发现肺部内长了粉瘤。多次求医无效,但由于粉瘤又靠近心脏位置,不能开刀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。经朋友介绍找到一位老中医,老中医就建议他:金钱龟和清补凉一起煮食,吃了一段时间后,粉瘤慢慢消散了。四年后,觉得胸部不适去医院检查,得知粉瘤又长了出来,然后又购买金钱龟和清补凉一起煮食,直到现在粉瘤都没有复发。

    相信有些读者读完以上真实案例又会说:小编你说的神乎其神,但是这些案例真的可信吗?好吧,小编我一般不胡扯,下面将有一大波专家数据涌向你,小编确信能把你淹没在数据的海洋里。


金钱龟酶解多肽的分离、纯化及抗肿瘤活性研究


 国家 863 科技计划项目子课题(2014AA022004)

 何胜洁,毛新亮,张学武

(华南理工大学轻工与食品学院,广东广州 510640

华南理工大学轻工与食品学院的何胜洁,毛新亮,张学武针对金钱龟的抗肿瘤效果进行研究,采用分离纯化和活性检测相结合的方法提取抗肿瘤活性多肽。研究内容以金钱龟肉糜为原料,通过可控的酶解技术制备抗肿瘤活性肽,研究中分别用胰蛋白酶、碱性蛋白酶、木瓜蛋白酶和复合蛋白酶protamex 对金钱龟肉糜进行酶解,不同分子量的酶解液对HepG-2(肝癌细胞)和MCF-7(乳腺癌细胞)的抑制结果如下图:





    将四种酶解液依次用10000u、5000u和3000u的膜超滤后,每种酶解液都得到了分子量范围分别为0~3000u、3000~5000u和大于10000u的酶解液(由于实验样品和酶解程度的原因4次平行酶解超滤实验过程并中未得到5000~10000u的组份),共计12种。将各酶解液冻干所得的多肽粉末用DMEM配制成浓度为1mg/mL的溶液,用MTT法分别测试其对HepG-2(如图1)和MCF-7(如图2)两种癌细胞的抑制效果。

    由图1和图2可知各不同分子量的酶解液对两种癌细胞均有一定的抑制作用,且整体来看绝大多数的酶解液对HepG-2的抑制效果要强于MCF-7。此外,当浓度相同时,不同的酶解液对癌细胞的抑制效果也不相同,通过对比发现胰蛋白酶酶解产物分子量为0~3000u的组分(设为组份E)对两种癌细胞的抑制作用最强,对HepG-2的抑制率为92.95%,MCF-7的抑制率为67.08%,因此选择E进行下一步的分离纯化实验。

2.4   组分E的紫外光谱分析

    由图3可知,组分E主要呈现出两大较强紫外吸收峰,两吸收峰所对应的峰值分是218nm和274nm,因此选用这组数值做为后续分离液的紫外检测波长。

2.5   Sephadex G-15 分子筛层析

    由上图可以看出,组分E经Sephadex G-15分离纯化时,当分离液的检测波长为218nm时,其效果要好于280nm,故选择218nm为紫外检测波长。E经纯化后得到4个组份,分别为E1、E2、E3和E4,将4组份冷冻干燥后保存备用。





2.6   E 的柱层析产物对癌细胞的抑制效果



     将E1、E2、E3和E4溶于DMEM配制成浓度为500µg/mL的溶液,采用MTT试验方法测得4组份对HepG-2和MCF-7两种癌细胞的抑制效果如图5。由图5可知E1对人肝癌细胞(HepG-2)的抑制作用比较强,抑制率达到了89.10%。E2对人肝癌细胞(HepG-2)和乳腺癌细胞(MCF-7)的抑制作用都比较显著,抑制率分别达到了70.65%和73.70%。将E1、E2和阳性对照5-氟尿嘧啶配制成梯度浓度:500µg/mL、400µg/mL、300µg/mL、200µg/mL、100µg/mL和 50µg/mL,分别测得其对两种癌细胞的抑制率(见表1~表3),用Origin 9.0求得各组的IC50值(见表5)




     由表1~表4可知E1对HepG-2有显著的抑制作用,并且抑制率与浓度成正相关,通过与阳性对照半抑制浓度比较,说明其对HepG-2抑制效果要强于阳性对照。E2对HepG-2和MCF-7均表现出了抑制作用,抑制率同样与浓度成正相关,通过与阳性对照半抑制浓度的比较,说明E2对HepG-2抑制效果要低于阳性对照,E2对MCF-7抑制效果要强于阳性对照。

结论

    本研究以金钱龟为原料,以癌细胞的体外抑制实验(MTT)为筛选条件,结合分离纯化体系最终获得抗肿瘤活性肽。本研究得出以下结论:通过4种不同酶酶解结合超滤的初步纯化,得到12种酶解液组份,这12种组份的MTT实验结果显示胰蛋白酶酶解所得分子量小于3000u的组份(设为E)抗癌活性最强,当其浓度为1mg/mL时,对Hep G-2和MCF-7的抑制率分别为92.95%和67.08%。E经过Sephadex G-15进一步纯化得4组份E1、E2、E3和E4,MTT实验得出:E1对Hep G-2的IC50为77.29µg/mL,其抗癌效果要强于阳性对照5-氟尿嘧啶(IC50为136.27µg/mL);E2对MCF-7的IC50为214.17µg/mL,其抗癌效果同样要强于阳性对照 5-氟尿嘧啶(IC50为245.82µg/mL)。

下面是小编给大家的总结

    以金钱龟为原料,以癌细胞的体外抑制实验比色法为筛选条件,结合分离纯化体系最终获得抗肿瘤活性肽。通过4种不同酶酶解结合超滤的初步纯化,得到12种酶解液组份,这12种组份的比色法实验结果显示胰蛋白酶酶解金钱龟所得分子量小于3000u的组份抗癌活性最强,当其浓度为1mg/mL时,对人肝癌细胞和乳腺癌细胞的抑制率分别为92.95%和67.08%。

    作为全国最大金钱龟养殖基地,同时也是全国唯一一家用金钱龟做成深加工产品的公司,我只想告诉你:买金钱龟深加工产品,认准李艺金钱龟大品牌!


如需要购买可以通过以下方式:

第一:打开“淘宝网”→点击“店铺“,在搜索对框中输入“惠州李艺金钱龟”→点击“搜索”,即可找到并收藏;

第二:打开“微信”→点击“惠州李艺金钱龟生态发展有限公司”公众号→点击左下角“微商城”,即可购买。

第三:直接拨打我们公司的热线电话:0752-58922220752-5893319

第四:带上身份证免费到我们生态园参观并购买,地址: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杨侨镇新场部28座01号


长按以上二维码,识别图中二维码,加关注





参考文献

[1]  钟耀广.功能性食品[M].北京:化学工业出版社,2004

ZHONG  Guang-Yao.  Functional  Food  [M].  Bei  Jing: Chemical Industry Press, 2014

[2]  Picot  L,  Bordenave  S,  Didelot  S,  et  al.  Antiproliferative activity  of  fish  protein  hydrolysates  on  human  breast  cancer cell lines [J]. Process Biochemistry, 2006, 41(5): 1217-1222

[3]  Bo Leng, Xiao-Dan Liu, Qing-Xi Chen. Inhibitory effects of anticancer  peptide  from  Mercenaria  on  the  BGC-823  cells and several enzymes [J]. FEBS Letters, 2005, 579(5): 1187- 1190

[4]  杨永芳,丁国芳,杨最素,等.紫贻贝酶解多肽体外抗肿瘤活性研究[J].浙江海洋学院学报(自然科学版),2011,30(2): 113-115

YANG Yong-fang, DING Guo-fang, YANG Zui-su, et al. The anticancer  activityof  peptide  from  hydrolysates  of mytilusedulis  [J].  Journal  of  Zhejiang  Ocean  University (Natural Science), 2011, 30(2): 113-115

[5]  姚如勇,初晓,陈守国,等.海洋泥蚶多肽抗肿瘤作用的实验研究[J].中国药学杂志,2006,41(11):868-870

YAO  Ru-yong,  CHU  Xiao,  CHEN  Shou-guo,  et  al. Antitumor  effects  of  polypeptides  from  arcagrano salinnaeusinvitro  and  in  vivo  [J].  Chin.  Pharm.  J.,  2006, 41(11): 868-870

[6]  Jumeri, Sang Moo Kim. Antioxidant and anticancer activities of  enzymatic  hydrolysates  of  solitary  tunicate  (Styelaclava) [J]. Food Sci. Biotechnol., 2011, 20(4): 1075- 1085

[7]  陈艳辉,李超柱,黎丹戎,等.动物蛋白酶酶解制备广西产牡蛎肉抗肿瘤活性肽的实验研究[

J].食品工业科技,2010, 8(31):167-169

CHEN  Yan-hui,  LI  Chao-zhu,  LI  Dan-rong,  et  al. Experimental  research  on  animal  proteasome  enzymatic hydrolysis  for  preparing  antitumor  bioactive  peptide  from oyster  of  Guangxi  province  [J].  Science  and  Technology  of Food Industry, 2010, 8(31): 167-169

[8]  Woo-Shin  Lee,  Joong-Kyun Jeon,  Hee-Guk Byun. Characterization  of  a  novel  antioxidative  peptide  from  the sand  eel  Hypoptychus  dybowskii  [J].  Process  Biochemistry, 2011, 46(5): 1207-1211

[9]  Raghavan  S,  Kristinsson  H  G.  ACE-inhibitory  activity  of tilapia protein hydrolysates [J]. Food Chemistry, 2009, 117(4): 582-588

[10]  Rim  Nasri,  Ikram  Ben  Amor,  Ali  Bougatef,  et  al. Anticoagulant activities of goby muscle protein hydrolysates [J]. Food Chemistry, 2012, 133(3): 835-841

[11]  华耀祖.超滤技术与应用[M].北京:化工工业出版社,2004

HUA Yao-Zu. Ultrafiltration Technology and Application[M]. Bei Jing: Chemical Industry Press, 2004

[12]  Mei  DJ,  Yu  GP,  Sun  AM.  Preparation,  purification  and identification  of  antioxidant  peptides  with  bienzyme hydrolysis  from  rice  bran  protein  [C]  //  Progress  In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. Jilin, PEOPLES R CHINA:Advanced Materials Research , 2013, 72-80 

[13]  Klucar J, Al-Rubeai M. G2 cell cycle arrest and apoptosis are induced  in  Burkitt’s  lymphoma  cells  by  the  anticancer  agent oracin [J]. FEBS Lett, 1997, 400(1): 127-130